你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业绩承压,航企PK谁更胜一筹?

2019-09-05 点击:895

昨天全球旅游新闻我想分享

最新一期《航空公司商务》杂志世界航空公司的收入排名显示,各大航空集团在2018年基本保持了较高的利润水平,但油价上涨和一些重要市场的激烈竞争削弱了该航空公司的盈利能力。可以说,航空运输业正面临更加严峻的形势。那么,当表现受到压力时,谁在竞争中表现更好?

17个航空集团的营业利润超过10亿美元

自10年前金融危机逐渐复苏以来,航空运输业已进入更好的利润周期。 2018年世界航空公司继续保持较高的利润水平。数据显示,全球100家最大的航空公司/集团2018年的总收入高达7800亿美元,比2017年增长8%;总营业利润略低于490亿美元,比2017年减少14%;净利润减少超过20%,为277亿美元。

该行业的很大一部分利润仍然归功于一些先进的航空公司/集团。在全球100家航空公司/集团中,有17家航空公司/集团的营业利润超过10亿美元,总计389亿美元;其余83家航空公司/集团已实现营业利润约100亿美元。近年来,重组,整合,基本良好的市场环境以及较低的燃油价格帮助航空公司实现了盈利性增长。

然而,燃料成本在2018年发生了变化。尽管2018年第四季度油价大幅下跌帮助航空公司实现了比此前预期更高的利润,但2018年有明显迹象表明行业利润面临下行压力。即使在为行业贡献了大部分利润的航空公司/集团中,这也是显而易见的。 2017年,20家航空公司/集团的营业利润突破10亿美元大关,2018年降至17家。

可以说这些领先的航空公司/集团分布均匀。营业利润超过10亿美元的17家航空公司/集团中,5家来自北美,5家来自欧洲,6家来自亚太,1家来自中东。

具体而言,虽然2018年北美航空公司的总营业利润明显低于2017年,但仍然是最有利可图的。其中,美国的五家航空公司/集团挤进了前八大营业利润,其营业利润总额为165亿美元。亚太地区主要航空公司/集团的营业利润在2018年保持稳定,主要受中国三大航空公司,日本全日空航空公司和日本航空公司以及澳大利亚航空公司的推动。

欧洲三大航空集团在欧洲市场贡献了大部分利润,国际航空集团的业绩尤为突出。虽然三大航空集团对低成本航空业务感兴趣,但其大部分利润仍然通过网络运营商实现,特别是英国航空公司,荷兰皇家航空公司和汉莎航空公司。尽管瑞安航空公司2018年的利润受到影响,但该公司的营业利润已连续五年超过10亿美元。与此同时,土耳其国内市场的复苏也促进了土耳其航空的发展。

在更具挑战性的市场环境中,阿联酋航空集团2018年的营业利润减少了四分之一,但仍接近11亿美元。其中,阿联酋航空的营业利润已降至7亿多美元。

2018年航空业面临更加严峻形势的另一个迹象是亏损航空公司/集团的比例更大。在报告营业利润数据的77家航空公司/集团中,有17家有亏损,而2017年只有7家。

中国民航网王世新/制图

低成本航空公司面临压力

2018年,主要低成本航空公司的收入增长了约10%,但盈利能力受到影响。

在收入最高的100家航空公司/集团中,有36家低成本航空公司,包括独立的低成本航空公司和大型航空集团的低成本子公司。这些36家低成本航空公司2018年的收入约为1120亿美元,而2017年为1020亿美元。这一增长与2018年主要低成本航空公司客运量增长10%基本一致。

在这些低成本航空公司中,有33家报告了营业利润数据。其2018年的总营业利润为82亿美元,而2017年为118亿美元;净利润几乎减半,从2017年的不到100亿美元增加到略高于50亿美元。

在经营利润超过10亿美元的17家航空公司/集团中,独立的低成本航空公司拥有两个席位。无论收入,营业利润或净利润指标如何,西南航空公司都是全球最大的低成本航空公司。虽然2018年的营业利润从2017年开始下降,但仍高达32亿美元,净利润约为25亿美元。

瑞安航空是全球第二大低成本航空公司,但其2018年的营业利润下降了40%,略低于12亿美元。在2018年4月至2019年3月的财政年度中,该公司的客运量增加了9%,达到1.42亿人次,但收入压力和成本上升削弱了其利润。

捷蓝航空2017年的营业利润为10亿美元,但2018年的营业利润受到燃料成本上涨的影响。该公司大约三年前宣布了一项全公司范围的成本削减计划,目前仍处于实施阶段。

英国EasyJet在2018年的业绩增长强劲。其客运量增长了10%,部分原因是该公司在收购德国柏林航空公司资产后,自2018年初开始在柏林泰格尔机场开始运营。营业利润增长20%至6.2亿美元。

然而,对于欧洲的低成本航空公司而言,2018年是非常困难的一年。冰岛的哇航空公司今年破产了;挪威航空公司继续努力将快速扩张转变为可见的利润。欧洲的德国翼队努力填补柏林航空和尼基航空公司留下的市场空白。这三家低成本航空公司的盈利能力受到Easyjet和瑞安航空的劳达航空公司参与这些市场的影响。不利影响。

今天,挪威航空公司和欧洲联队都采取措施提高盈利能力并优化其航线网络。

印度是另一个影响低成本航空公司盈利能力的市场。这不仅与印度货币贬值有关,而且还反映了激烈竞争和更高燃料成本的负面影响。即使是该国最大和最成功的运营商,Indigo Airlines也经历了自2011年以来的首次税前亏损。

然而,这种困难的环境并没有阻止Indigo Airlines和其他低成本航空公司在印度的扩张。 Jet Airways的基础为其他航空公司带来了机遇。 2018年,只有Indigo的客流量增加了四分之一。

行业利润下降趋势明显

2019年航空运输业的利润可能会进一步受到挤压。

今年6月,IATA将2019年的行业盈利预测下调20%至280亿美元。这比2018年12月的预测减少了75亿美元,这是自IATA将其行业利润预测从季度预测变为2013年半年预测以来的最大调整。

与航空业的历史回报相比,280亿美元的净利润并不差。但这意味着2019年将是自2014年以来航空运输业利润最少的一年。减少利润的关键是油价高于预期,国际贸易疲软,尤其是航空货运。

国际航空运输协会曾预测,在2018年油价大幅上涨后,燃油成本压力将会降低,这将有助于航空公司增加利润。但今年6月,IATA预计原油价格平均每桶70美元,几乎与2018年相同。

就收入而言,疲软的国际贸易正在减少市场需求。国际航空运输协会估计2019年客运量将增加5%。尽管这一增长更为稳定,但这将是10年来最慢的增长率。然而,受航空货运影响更为严重,特别是亚太地区的航空公司。国际航空运输协会预计,2019年的货运量将与2018年基本持平,结束六年的增长。

国际航空运输协会(IATA)首席经济学家布莱恩皮尔斯(Brian Pearce)表示:“在过去的18个月里,航空公司的财务状况受到成本上涨的影响。我认为这将全年持续。”他说虽然IATA今年没有看到经济衰退的迹象,但他承认过去一年航空公司面临的新挑战是无力承担更高的成本。

“单位收入或多或少与单位成本同时发生变化,但自2018年中期以来发生了变化。这就是航空公司盈利能力受到影响的原因,“他说。

与此同时,产能过剩使一些市场的竞争环境更加严峻。今年一些亚洲地区和欧洲航空公司的季度业绩证明了这一点。以瑞安航空为例。尽管其客运量和收入在今年第二季度有所增长,但其税后利润同比下降超过20%至2.7亿美元。该公司将利润减少归咎于激烈的价格竞争,更高的燃料成本和员工成本。

然而,这是美国航空市场的另一个场景。尽管受到波音737MAX接地的影响,西南航空公司在今年第二季度保持了良好的业绩,并对全年展望保持乐观态度。由于美国旅游业需求强劲,今年第二季度达美未受基数影响的利润增加39%至14.4亿美元,并上调2019年的盈利预测。

收集报告投诉

最新一期《航空公司商务》杂志世界航空公司的收入排名显示,各大航空集团在2018年基本保持了较高的利润水平,但油价上涨和一些重要市场的激烈竞争削弱了该航空公司的盈利能力。可以说,航空运输业正面临更加严峻的形势。那么,当表现受到压力时,谁在竞争中表现更好?

17个航空集团的营业利润超过10亿美元

自10年前金融危机逐渐复苏以来,航空运输业已进入更好的利润周期。 2018年世界航空公司继续保持较高的利润水平。数据显示,全球100家最大的航空公司/集团2018年的总收入高达7800亿美元,比2017年增长8%;总营业利润略低于490亿美元,比2017年减少14%;净利润减少超过20%,为277亿美元。

该行业的很大一部分利润仍然归功于一些先进的航空公司/集团。在全球100家航空公司/集团中,有17家航空公司/集团的营业利润超过10亿美元,总计389亿美元;其余83家航空公司/集团已实现营业利润约100亿美元。近年来,重组,整合,基本良好的市场环境以及较低的燃油价格帮助航空公司实现了盈利性增长。

然而,燃料成本在2018年发生了变化。尽管2018年第四季度油价大幅下跌帮助航空公司实现了比此前预期更高的利润,但2018年有明显迹象表明行业利润面临下行压力。即使在为行业贡献了大部分利润的航空公司/集团中,这也是显而易见的。 2017年,20家航空公司/集团的营业利润突破10亿美元大关,2018年降至17家。

可以说这些领先的航空公司/集团分布均匀。营业利润超过10亿美元的17家航空公司/集团中,5家来自北美,5家来自欧洲,6家来自亚太,1家来自中东。

具体而言,虽然2018年北美航空公司的总营业利润明显低于2017年,但仍然是最有利可图的。其中,美国的五家航空公司/集团挤进了前八大营业利润,其营业利润总额为165亿美元。亚太地区主要航空公司/集团的营业利润在2018年保持稳定,主要受中国三大航空公司,日本全日空航空公司和日本航空公司以及澳大利亚航空公司的推动。

欧洲三大航空集团在欧洲市场贡献了大部分利润,国际航空集团的业绩尤为突出。虽然三大航空集团对低成本航空业务感兴趣,但其大部分利润仍然通过网络运营商实现,特别是英国航空公司,荷兰皇家航空公司和汉莎航空公司。尽管瑞安航空公司2018年的利润受到影响,但该公司的营业利润已连续五年超过10亿美元。与此同时,土耳其国内市场的复苏也促进了土耳其航空的发展。

在更具挑战性的市场环境中,阿联酋航空集团2018年的营业利润减少了四分之一,但仍接近11亿美元。其中,阿联酋航空的营业利润已降至7亿多美元。

2018年航空业面临更加严峻形势的另一个迹象是亏损航空公司/集团的比例更大。在报告营业利润数据的77家航空公司/集团中,有17家有亏损,而2017年只有7家。

中国民航网王世新/制图

低成本航空公司面临压力

2018年,主要低成本航空公司的收入增长了约10%,但盈利能力受到影响。

在收入最高的100家航空公司/集团中,有36家低成本航空公司,包括独立的低成本航空公司和大型航空集团的低成本子公司。这些36家低成本航空公司2018年的收入约为1120亿美元,而2017年为1020亿美元。这一增长与2018年主要低成本航空公司客运量增长10%基本一致。

在这些低成本航空公司中,有33家报告了营业利润数据。其2018年的总营业利润为82亿美元,而2017年为118亿美元;净利润几乎减半,从2017年的不到100亿美元增加到略高于50亿美元。

在经营利润超过10亿美元的17家航空公司/集团中,独立的低成本航空公司拥有两个席位。无论收入,营业利润或净利润指标如何,西南航空公司都是全球最大的低成本航空公司。虽然2018年的营业利润从2017年开始下降,但仍高达32亿美元,净利润约为25亿美元。

瑞安航空是全球第二大低成本航空公司,但其2018年的营业利润下降了40%,略低于12亿美元。在2018年4月至2019年3月的财政年度中,该公司的客运量增加了9%,达到1.42亿人次,但收入压力和成本上升削弱了其利润。

捷蓝航空2017年的营业利润为10亿美元,但2018年的营业利润受到燃料成本上涨的影响。该公司大约三年前宣布了一项全公司范围的成本削减计划,目前仍处于实施阶段。

英国EasyJet在2018年的业绩增长强劲。其客运量增长了10%,部分原因是该公司在收购德国柏林航空公司资产后,自2018年初开始在柏林泰格尔机场开始运营。营业利润增长20%至6.2亿美元。

然而,对于欧洲的低成本航空公司而言,2018年是非常困难的一年。冰岛的哇航空公司今年破产了;挪威航空公司继续努力将快速扩张转变为可见的利润。欧洲的德国翼队努力填补柏林航空和尼基航空公司留下的市场空白。这三家低成本航空公司的盈利能力受到Easyjet和瑞安航空的劳达航空公司参与这些市场的影响。不利影响。

今天,挪威航空公司和欧洲联队都采取措施提高盈利能力并优化其航线网络。

印度是另一个影响低成本航空公司盈利能力的市场。这不仅与印度货币贬值有关,而且还反映了激烈竞争和更高燃料成本的负面影响。即使是该国最大和最成功的运营商,Indigo Airlines也经历了自2011年以来的首次税前亏损。

然而,这种困难的环境并没有阻止Indigo Airlines和其他低成本航空公司在印度的扩张。 Jet Airways的基础为其他航空公司带来了机遇。 2018年,只有Indigo的客流量增加了四分之一。

行业利润下降趋势明显

2019年航空运输业的利润可能会进一步受到挤压。

今年6月,IATA将2019年的行业盈利预测下调20%至280亿美元。这比2018年12月的预测减少了75亿美元,这是自IATA将其行业利润预测从季度预测变为2013年半年预测以来的最大调整。

与航空业的历史回报相比,280亿美元的净利润并不差。但这意味着2019年将是自2014年以来航空运输业利润最少的一年。减少利润的关键是油价高于预期,国际贸易疲软,尤其是航空货运。

国际航空运输协会曾预测,在2018年油价大幅上涨后,燃油成本压力将会降低,这将有助于航空公司增加利润。但今年6月,IATA预计原油价格平均每桶70美元,几乎与2018年相同。

就收入而言,疲软的国际贸易正在减少市场需求。国际航空运输协会估计2019年客运量将增加5%。尽管这一增长更为稳定,但这将是10年来最慢的增长率。然而,受航空货运影响更为严重,特别是亚太地区的航空公司。国际航空运输协会预计,2019年的货运量将与2018年基本持平,结束六年的增长。

国际航空运输协会(IATA)首席经济学家布莱恩皮尔斯(Brian Pearce)表示:“在过去的18个月里,航空公司的财务状况受到成本上涨的影响。我认为这将全年持续。”他说虽然IATA今年没有看到经济衰退的迹象,但他承认过去一年航空公司面临的新挑战是无力承担更高的成本。

“单位收入或多或少与单位成本同时发生变化,但自2018年中期以来发生了变化。这就是航空公司盈利能力受到影响的原因,“他说。

与此同时,产能过剩使一些市场的竞争环境更加严峻。今年一些亚洲地区和欧洲航空公司的季度业绩证明了这一点。以瑞安航空为例。尽管其客运量和收入在今年第二季度有所增长,但其税后利润同比下降超过20%至2.7亿美元。该公司将利润减少归咎于激烈的价格竞争,更高的燃料成本和员工成本。

然而,这是美国航空市场的另一个场景。尽管受到波音737MAX接地的影响,西南航空公司在今年第二季度保持了良好的业绩,并对全年展望保持乐观态度。由于美国旅游业需求强劲,今年第二季度达美未受基数影响的利润增加39%至14.4亿美元,并上调2019年的盈利预测。

楚汉新闻 版权所有© www.airkatknives.com 技术支持:楚汉新闻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