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鲍德里亚诞辰90年 | “消费社会”必然导致人的虚无吗?

2019-08-04 点击:1867
?

提到让鲍德里亚,不得不提《消费社会》。这本书的中文翻译只有两百多页,但正是这本小书在出现后产生了深远的影响,为人们提供了一种有趣的思考方式,让人们能够看到现在的社会。

要理解这本书,关键词是“符号”。鲍德里亚专注于商品的象征价值,这是基于马克思对商品价值的解释。

在他看来:消费是一个维护秩序和组织完整性的系统。消费既是道德的理想价值体系,也是沟通和交流的社会结构。另一方面,在当代社会中,符号逻辑成为消费生产的重要元素。企业家热衷于编织意义并用一组价值符号约束商品。因此,消费者消费不再是商品的实际使用,而是其象征价值。

855.jpg Jean Baudrillard

从物质的象征到文化的象征,再到政治的象征,符号因符号和符号之间的差异而产生价值,但这个价值不等于其劳动价值。例如,一个年轻的偶像艺术家,他的力量远远小于一个成熟的演员甚至是同学,但由于他是象征,他有这个象征的作用。需要他并且消耗他的人会关注他。提高他的市场价值和社会影响力。

这种现象不仅发生在娱乐业,也发生在各行各业,如特朗普在政治世界中。特朗普足够聪明,能够建立一个与传统政治规则不同的象征,不仅要取悦民粹主义,还要取悦那些在现有政治秩序和社会规则中失去兴趣的人。他们认为特朗普是一个象征,并相信他可以维护自己的利益。因此,无论自由主义者列出多少问题,特朗普政府的荒谬只会因为自由而加深特朗普人民的信任。大多数有神论者的指责是基于新自由主义形成的政治秩序,而那部分人反对这种秩序。

鲍德里亚摒弃了人类的神圣性

这些问题我们现在都有同感,鲍德里亚四十年前就已经有了见解。他被称为“后现代教父”,是一位出生于法国中下层的着名西方左翼知识分子。他的学术道路始于巴黎大学,在大学毕业后,他致力于分析当代社会和文化现象,批判当代资本主义。虽然他没有获得教授职位,但鲍德里亚在同龄人中声名鹊起。但他对学院的陈腐感到不满。在20世纪80年代,他决定走出大学,更加现实地观察社会。

鲍德里亚是一个激进的人,这种激进的风格影响了他的写作姿势。进入大学后,受马克思,索绪尔和列维斯特劳斯的影响,他首先在马克思主义的基础上批判了资本社会,并感受到了媒体,信息和技术的发展。他决定深入挖掘当代资本社会的繁荣,《消费社会》这本书诞生了。

在这本书中,鲍德里亚跳出了学术界的流行话语模式,放弃了僵硬的论文体。他大胆地表达了自己对消费现象的看法。鲍德里亚宣布消费社会不同于传统的生产社会。消费社会是围绕商品消费的主要社会模式。我们的整个文化系统都以消费为基础。从这时起,鲍德里亚就脱离了经典的马克思主义历史唯物主义。

《消费社会》书中有五个要点。首先,消费社会使日常生活商品化。其次,消费社会创造了一种平等的幻觉,也使个人沉迷于自我消费。第三,消费社会的本质创造了大众文化的繁荣。第四,在消费社会中,媒体已成为满足欲望需求的重要工具;第五个也是最深刻的一点是,鲍德里亚将索绪尔的知识转化为社会批判。他认为,现代社会中商品乃至人类的象征是不可避免的,追求意义已经成为一种悲观的举动。如果像萨特这样的哲学家仍然致力于为人类存在寻找意义,那么鲍德里亚只是简单地说明了人类的神圣性。

日常生活商业化

在福特革命之后,西方社会在物质繁荣的同时经历了生产过剩。大规模,标准化的生产方式扩大了资本主义生产规模,社会焦点已从生产转向消费。因此,鲍德里亚提出了消费社会的概念。

首先,消费社会将日常生活商业化。在现代社会中,消费对象和消费者活动都具有强制性的普遍性。社会中的大小事物无法逃避被消费的命运,人们的生活方式,无论是从早到晚的小周期。或者是日常的循环,这完全跟随商业运作,特别是休闲活动的发展,也是日常生活和消费的结合。商业不再仅仅是经济活动,文化活动,社会活动。

868.jpg《消费社会》

这导致了物品的积累。在消费社会中,从商场到小商店,商品的积累非常明显。许多商品不是单一的商品,而是一整套产品的一部分,特别是在服装和家电中。消费者和事物之间的关系也相应变化。消费者去购物,不仅仅是出于特定目的,而是出于其象征意义。例如,艺术家的粉丝买了一双艺术家今天认可的运动鞋。他们不再是鞋子本身,而是艺术家的象征意义。

为了让我们更好地了解积累现象,鲍德里亚引用了杂货店的例子,这可以理解为商业中心。消费的综合活动集中在商务中心。商务中心汇集了不同的商品,特别是那些可以组合成符号的商品。商店主要营造一种刺激消费的整体氛围。这种氛围可以由电影院,咖啡馆,书店,音乐厅,服装店等组成。理想的商务中心甚至可以变成一个满足我们日常生活需求的微型城市。在商业中心的基础上,我们的日常生活日益商品化。

但是,堆叠也意味着巨大的浪费。社会各阶层都在大规模消费和消费,浪费正在成为社会的普遍现象。因此,鲍德里亚在书中说:“在这个社会中,浪费的消费已成为日常的义务。”

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成为商品之间的关系

消费社会的主导者渴望最大化他们的财富。因此,他们继续为群众创造新的愿望。在这个过程中,生产者不可避免地要掠夺社会资源以满足消费者的需求,并且随之而来的是巨大的浪费。

抢劫资源必然导致分配不均,掌握消费资源的人将增加收入和地位,而劳动者收入微薄。结果,消费社会创造了一种新的社会图景,但它无法消除贫富之间的两极分化,甚至在某种程度上也是如此。

与此同时,消费已成为分层次和获得临时满足的一种方式。不同的消费水平和消费模式将不同的群体分开,为了消除抑郁的人们的愤怒,社会宣传机器继续倡导消费的作用,通过大大小小的广告,无穷无尽的商品,甚至消费和个人身份。人们很容易通过消费来获得微薄的财富。

因此,消费逻辑影响着人类的逻辑。人们被置于其中,逐渐习惯于以衡量商品的眼光看待他人,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成为商品之间的关系。正是这种生活逻辑酿造了骨髓中的自身利益。人们追求的意义仅限于自我利益的意义。人们很难想象不同的生活逻辑,然后理解利他主义的精神。在消费社会的逻辑中,最自私的渠道之一就是象征自己并将自己变成消费的一部分,但从根本上说,这就是消费的意义,它不再是人类的意义。

真相与虚假之间的界限越来越模糊

在《消费社会》中,鲍德里亚还谈到了媒体在当今社会中的作用。

他指出,一方面,媒体已经成为渴望创造欲望的重要工具,另一方面也促进了消费社会的发展。

在对媒体的批评中,《消费社会》继承了法兰克福学派对大众传媒的看法。法兰克福学派的代表认为,在大众传媒发展的时代,家庭逐渐瓦解,个人生活变成休闲,但这种休闲中最微妙的部分也得到了管理,导致了内心生活的消失。

鲍德里亚处于一个更加成熟的资本发展社会,他对媒体有了进一步的思考。休闲并不意味着享受自由和休息。它实际上是非生产时间的消耗。消费产品广泛用于娱乐和娱乐。鲍德里亚休闲自由吗?

他认为,在消费社会中,空闲时间是不可能的,而且可能只有有限的时间。这些限制的主要力量是媒体。报纸,电影,收音机,现场表演,时尚杂志和其他媒体侵略了他们的闲暇时间,占据了现代人的私人空间。例如,今天我们越来越依赖手机,因为手机是媒体的重要载体。许多人在离开手机一天时会感到恐慌。当我们玩手机时,我们会在表面上休息。事实上,我们的生活被媒体监禁。保持控制,以便我们不能离开它们。

媒体使人们陷入眩晕。我们浏览媒体,文字和符号创造无尽的刺激,每天我们都会看到谋杀,虐待,恐怖袭击等新闻。这些新闻动员我们的感官,加速我们的情绪释放。渐渐地,我们将筋疲力尽,每天都有这么多新闻。作为一个人,我们似乎知道一切,但我们无法消化它。

我们感到头晕,因为真相和虚假之间的界限越来越模糊。媒体似乎允许我们在不离开家的情况下看到现场。我们可以仔细考虑一下。媒体为我们提供了便利,但它也使我们远离现场。这是一个每个人都可以追随真理的时代,也是一个被遗忘的真理。时代。媒体提供的内容不一定是事实,但更多的是满足公众需求的商品。这些货物很快就会腐烂,但它们会瞬间爆发。

例如,今天许多自助媒体,为了产生10万多个,他们把“冲突”和“卖点”放在事实之上,当事实需要验证时,他们就会在内容上制造一个噱头。

最后,整个舆论界都有太多的信息,太少的真相,太多的虚拟场景和太少的真实情况。公众所看到的大多数只是媒体编辑,扭曲和归纳的“伪真相”。这些“伪真相”披露在客观的斗篷中,如吸引公众舆论的电影和电视作品。最后,相反的是最不重要的事情。

此外,媒体颂扬的往往是正在消失和淡化的东西。从历史到家庭,从童年到英雄,媒体不再称赞它们是真实的,而是浪漫的象征。在媒体世界中,童年和青年往往是神圣的,而衰落的老年人则是同情的对象。媒体大大赞美身体和性,也鼓励消费者关心远方的灾难。例如,在知识分子渴望的20世纪80年代,确实存在着一种智力繁荣的爆发,但如果没有媒体的帮助,知识界就无法建立更好的80年代。在媒体中,20世纪80年代被高度浓缩成自由理想的象征。当人们想念20世纪80年代时,也许这就是他所回忆的。符号。

当然,像鲍德里亚本人一样,《消费社会》是一本备受争议的书。许多人认为鲍德里亚已将消费提高到过高的水平。他对社会的批判具有一种学术上如意的想象力,他对古典历史唯物主义的颠覆也值得商榷。尽管如此,鲍德里亚的《消费社会》确实为同时代人提供了一种思考时代的新方式。他对消费社会的预测正在逐步实现,这表明鲍德里亚的观点远非真实。他有自己的优点。

参考文献:

鲍德里亚。消费社会[M]。南京大学出版社,2000。

陈昕。消费笼的困境与符号鲍德里亚的消费社会思想[J]。消费指南,2011(5)。 13-14。

李明消费,文化与政治鲍德里亚对消费社会大众文化的看法[J]。当代世界与社会主义,2008(3): 150-154。

4.陈翔消费社会语境下的广告文化批判[J]。信息与通信研究期刊,2002(2): 63-70。

5.王月川。 Bodrillian消费社会的文化理论[J]。北京社会科学,2002(3): 125-131。

6.Yu Yuanpei。评鲍德里亚的消费社会理论[J]。复旦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8(1): 15-22。

楚汉新闻 版权所有© www.airkatknives.com 技术支持:楚汉新闻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