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男子得癌靠保健品“救命” 去世后家属起诉卖药商索赔百万

2019-08-14 点击:1317

在四川被诊断患有癌症的男子后,他拒绝在医院接受治疗。相反,他听取了其他人的意见,并介绍了大量据说治疗癌症的“特效药”。癌症患病后,他的家人将保健品经销商告上法庭,并要求对方赔偿总额超过100万元的各种损失。

该案件由成都彭州法院审理,该案件的家属因缺乏证据而被驳回。该男子的家人拒绝接受上诉。最近,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被诊断为癌症的人没有得到治疗,并且倾听其他人采取“特殊效果”

2016年12月,四川男子罗刚(化名)被诊断为非霍奇金淋巴瘤,但他和他的家人并没有选择在医院接受治疗,而是寻求医疗建议。后来,罗刚和他的妹妹介绍后,她遇到了胡女士。胡女士告诉他们,江苏省一家生物技术公司生产的保健品具有独特的功效,是“癌症患者的福音”。

两兄弟和姐妹相信他们很快就会发展成胡女士的“下线”营销人员,并在由胡女士推荐的王宇(化名)经营的商店买到货。罗刚多次购买并使用了该公司生产的各种保健品。与此同时,胡女士还通过非正式的放射治疗和肿瘤手术途径将罗刚送往医院。

f742d0de278f15f1e17e181af2649fa5.png

王宇的商店

但是,罗刚的身体并没有好转,反而逐渐恶化。 2017年3月,罗刚因肺部感染被送往医院接受治疗。同年7月,罗刚的尸体出现在群众中,并被转移到四川省肿瘤医院住院治疗。

“特效”杀人?家庭成员起诉销售毒贩以索取数百万美元

罗刚和他的家人认为,罗钢的身体不适的原因是胡女士造成的,这延误了罗钢的最佳治疗期。经过双方多次纠纷,公司终于达成了赔偿协议。协议规定胡女士同意向罗刚支付部分医疗费用。 2017年7月19日,将首先支付医疗费用,并继续进行后续医疗费用。

2017年11月3日,罗刚去世。他的家人来到王宇经营的商店赔偿。在双方未能谈判后,罗刚的家人向彭州法院起诉了另一方。他认为,王宇建议萝岗的大规模,长期使用该产品会对身体造成伤害,并因服用该产品未及时治疗,延误了该病引起的损害。据此,王宇被要求退还医疗保健产品的支付金额,并支付三倍的人民币赔偿金,以及医疗费,精神损害赔偿金,死亡赔偿金,财产保全费,丧葬费等补偿金。各类总成本超过115万元。

对此,王宇认为,罗岗氏病是一种恶性淋巴瘤,这是真正的死因,不是因为服用了保健品。

王宇说,公司的销售模式是直销模式。虽然罗刚的姐姐成了经销商,并在王宇的专卖店取货,但罗刚和王宇没有任何关系。王宇没有将产品卖给罗刚。所以我不是这个案子的侵权者。

审判后,法院认为,根据原告罗刚家人提出的理由,案件应该是对生命权,健康权和身体权的争议,以及原告声称被告有责任退还金钱和三次赔偿是产品责任。以上两个请求不属于本案范围。对于其他诉讼,由于原告罗刚的家人没有提供足够有效的证据证明王宇将产品卖给罗刚,没有证据表明王宇向罗刚推荐了大剂量药物。由于王宇的原因,萝岗的治疗延误是不可接受的。法院随后驳回了原告的诉讼请求。

罗刚的家人拒绝接受一审判决,并提出上诉。最近,在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后,上诉被依法驳回,原判决得到维持。

法官:现有证据并不能证明男性身体恶化的原因

负责此案的江波法官表示,罗刚在服用此病前被诊断出患有非霍奇金淋巴瘤。现有证据并未证明罗刚的身体症状是由增加所涉及产品的剂量引起的。还是由自己的疾病引起的。因此,原告应承担无法证明这一点的法律后果。

“目前市场上有多种保健品,广告和夸张功能误导消费者。消费者合理科学地看待保健品并不少见。保健品不等于药品。如果他们生病了,他们应该及时到正规医院接受治疗。经销商的宣传不应该盲目大量采购。在购买之前,你应该仔细检查公司的资质和其他信息,不要购买非法的健康产品没有健康食品标签,从正规渠道购买,并自觉要求,保存发票,小票等证据,以防止争议能够提供证据,“江波说。

红星报记者赵宇苑为图片

王一涛编着

6b5ab34906b1bf4d39d031f9e5b99efb.jpg

特别声明:本文由网易上传并由媒体平台“网易”作者发表,仅代表作者的观点。网易只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进

跟进

0

参与

0

阅读下一篇文章

国庆节结束后,300个城市的销售收入被释放,房屋奴隶流下眼泪。

返回网易主页

下载网易新闻客户端

在四川被诊断患有癌症的男子后,他拒绝在医院接受治疗。相反,他听取了其他人的意见,并介绍了大量据说治疗癌症的“特效药”。癌症患病后,他的家人将保健品经销商告上法庭,并要求对方赔偿总额超过100万元的各种损失。

该案件由成都彭州法院审理,该案件的家属因缺乏证据而被驳回。该男子的家人拒绝接受上诉。最近,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被诊断为癌症的人没有得到治疗,并且倾听其他人采取“特殊效果”

2016年12月,四川男子罗刚(化名)被诊断为非霍奇金淋巴瘤,但他和他的家人并没有选择在医院接受治疗,而是寻求医疗建议。后来,罗刚和他的妹妹介绍后,她遇到了胡女士。胡女士告诉他们,江苏省一家生物技术公司生产的保健品具有独特的功效,是“癌症患者的福音”。

两兄弟和姐妹相信他们很快就会发展成胡女士的“下线”营销人员,并在由胡女士推荐的王宇(化名)经营的商店买到货。罗刚多次购买并使用了该公司生产的各种保健品。与此同时,胡女士还通过非正式的放射治疗和肿瘤手术途径将罗刚送往医院。

f742d0de278f15f1e17e181af2649fa5.png

王宇的商店

但是,罗刚的身体并没有好转,反而逐渐恶化。 2017年3月,罗刚因肺部感染被送往医院接受治疗。同年7月,罗刚的尸体出现在群众中,并被转移到四川省肿瘤医院住院治疗。

“特效”杀人?家庭成员起诉销售毒贩以索取数百万美元

罗刚和他的家人认为,罗钢的身体不适的原因是胡女士造成的,这延误了罗钢的最佳治疗期。经过双方多次纠纷,公司终于达成了赔偿协议。协议规定胡女士同意向罗刚支付部分医疗费用。 2017年7月19日,将首先支付医疗费用,并继续进行后续医疗费用。

2017年11月3日,罗刚去世。他的家人来到王宇经营的商店赔偿。在双方未能谈判后,罗刚的家人向彭州法院起诉了另一方。他认为,王宇建议萝岗的大规模,长期使用该产品会对身体造成伤害,并因服用该产品未及时治疗,延误了该病引起的损害。据此,王宇被要求退还医疗保健产品的支付金额,并支付三倍的人民币赔偿金,以及医疗费,精神损害赔偿金,死亡赔偿金,财产保全费,丧葬费等补偿金。各类总成本超过115万元。

对此,王宇认为,罗岗氏病是一种恶性淋巴瘤,这是真正的死因,不是因为服用了保健品。

王宇说,公司的销售模式是直销模式。虽然罗刚的姐姐成了经销商,并在王宇的专卖店取货,但罗刚和王宇没有任何关系。王宇没有将产品卖给罗刚。所以我不是这个案子的侵权者。

审判后,法院认为,根据原告罗刚家人提出的理由,案件应该是对生命权,健康权和身体权的争议,以及原告声称被告有责任退还金钱和三次赔偿是产品责任。以上两个请求不属于本案范围。对于其他诉讼,由于原告罗刚的家人没有提供足够有效的证据证明王宇将产品卖给罗刚,没有证据表明王宇向罗刚推荐了大剂量药物。由于王宇的原因,萝岗的治疗延误是不可接受的。法院随后驳回了原告的诉讼请求。

罗刚的家人拒绝接受一审判决,并提出上诉。最近,在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后,上诉被依法驳回,原判决得到维持。

法官:现有证据并不能证明男性身体恶化的原因

负责此案的江波法官表示,罗刚在服用此病前被诊断出患有非霍奇金淋巴瘤。现有证据并未证明罗刚的身体症状是由增加所涉及产品的剂量引起的。还是由自己的疾病引起的。因此,原告应承担无法证明这一点的法律后果。

“目前市场上有多种保健品,广告和夸张功能误导消费者。消费者合理科学地看待保健品并不少见。保健品不等于药品。如果他们生病了,他们应该及时到正规医院接受治疗。经销商的宣传不应该盲目大量采购。在购买之前,你应该仔细检查公司的资质和其他信息,不要购买非法的健康产品没有健康食品标签,从正规渠道购买,并自觉要求,保存发票,小票等证据,以防止争议能够提供证据,“江波说。

红星报记者赵宇苑为图片

王一涛编着

6b5ab34906b1bf4d39d031f9e5b99efb.jpg

在四川被诊断患有癌症的男子后,他拒绝在医院接受治疗。相反,他听取了其他人的意见,并介绍了大量据说治疗癌症的“特效药”。癌症患病后,他的家人将保健品经销商告上法庭,并要求对方赔偿总额超过100万元的各种损失。

该案件由成都彭州法院审理,该案件的家属因缺乏证据而被驳回。该男子的家人拒绝接受上诉。最近,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被诊断为癌症的人没有得到治疗,并且倾听其他人采取“特殊效果”

2016年12月,四川男子罗刚(化名)被诊断为非霍奇金淋巴瘤,但他和他的家人并没有选择在医院接受治疗,而是寻求医疗建议。后来,罗刚和他的妹妹介绍后,她遇到了胡女士。胡女士告诉他们,江苏省一家生物技术公司生产的保健品具有独特的功效,是“癌症患者的福音”。

两兄弟和姐妹相信他们很快就会发展成胡女士的“下线”营销人员,并在由胡女士推荐的王宇(化名)经营的商店买到货。罗刚多次购买并使用了该公司生产的各种保健品。与此同时,胡女士还通过非正式的放射治疗和肿瘤手术途径将罗刚送往医院。

f742d0de278f15f1e17e181af2649fa5.png

王宇的商店

但是,罗刚的身体并没有好转,反而逐渐恶化。 2017年3月,罗刚因肺部感染被送往医院接受治疗。同年7月,罗刚的尸体出现在群众中,并被转移到四川省肿瘤医院住院治疗。

“特效”杀人?家庭成员起诉销售毒贩以索取数百万美元

罗刚和他的家人认为,罗钢的身体不适的原因是胡女士造成的,这延误了罗钢的最佳治疗期。经过双方多次纠纷,公司终于达成了赔偿协议。协议规定胡女士同意向罗刚支付部分医疗费用。 2017年7月19日,将首先支付医疗费用,并继续进行后续医疗费用。

2017年11月3日,罗刚去世。他的家人来到王宇经营的商店赔偿。在双方未能谈判后,罗刚的家人向彭州法院起诉了另一方。他认为,王宇建议萝岗的大规模,长期使用该产品会对身体造成伤害,并因服用该产品未及时治疗,延误了该病引起的损害。据此,王宇被要求退还医疗保健产品的支付金额,并支付三倍的人民币赔偿金,以及医疗费,精神损害赔偿金,死亡赔偿金,财产保全费,丧葬费等补偿金。各类总成本超过115万元。

对此,王宇认为,罗岗氏病是一种恶性淋巴瘤,这是真正的死因,不是因为服用了保健品。

王宇说,公司的销售模式是直销模式。虽然罗刚的姐姐成了经销商,并在王宇的专卖店取货,但罗刚和王宇没有任何关系。王宇没有将产品卖给罗刚。所以我不是这个案子的侵权者。

审判后,法院认为,根据原告罗刚家人提出的理由,案件应该是对生命权,健康权和身体权的争议,以及原告声称被告有责任退还金钱和三次赔偿是产品责任。以上两个请求不属于本案范围。对于其他诉讼,由于原告罗刚的家人没有提供足够有效的证据证明王宇将产品卖给罗刚,没有证据表明王宇向罗刚推荐了大剂量药物。由于王宇的原因,萝岗的治疗延误是不可接受的。法院随后驳回了原告的诉讼请求。

罗刚的家人拒绝接受一审判决,并提出上诉。最近,在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后,上诉被依法驳回,原判决得到维持。

法官:现有证据并不能证明男性身体恶化的原因

负责此案的江波法官表示,罗刚在服用此病前被诊断出患有非霍奇金淋巴瘤。现有证据并未证明罗刚的身体症状是由增加所涉及产品的剂量引起的。还是由自己的疾病引起的。因此,原告应承担无法证明这一点的法律后果。

“目前市场上有多种保健品,广告和夸张功能误导消费者。消费者合理科学地看待保健品并不少见。保健品不等于药品。如果他们生病了,他们应该及时到正规医院接受治疗。经销商的宣传不应该盲目大量采购。在购买之前,你应该仔细检查公司的资质和其他信息,不要购买非法的健康产品没有健康食品标签,从正规渠道购买,并自觉要求,保存发票,小票等证据,以防止争议能够提供证据,“江波说。

红星报记者赵宇苑为图片

王一涛编着

6b5ab34906b1bf4d39d031f9e5b99efb.jpg

特别声明:本文由网易上传并由媒体平台“网易”作者发表,仅代表作者的观点。网易只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进

跟进

0

参与

0

阅读下一篇文章

国庆节结束后,300个城市的销售收入被释放,房屋奴隶流下眼泪。

返回网易主页

下载网易新闻客户端

在四川被诊断患有癌症的男子后,他拒绝在医院接受治疗。相反,他听取了其他人的意见,并介绍了大量据说治疗癌症的“特效药”。癌症患病后,他的家人将保健品经销商告上法庭,并要求对方赔偿总额超过100万元的各种损失。

该案件由成都彭州法院审理,该案件的家属因缺乏证据而被驳回。该男子的家人拒绝接受上诉。最近,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被诊断为癌症的人没有得到治疗,并且倾听其他人采取“特殊效果”

2016年12月,四川男子罗刚(化名)被诊断为非霍奇金淋巴瘤,但他和他的家人并没有选择在医院接受治疗,而是寻求医疗建议。后来,罗刚和他的妹妹介绍后,她遇到了胡女士。胡女士告诉他们,江苏省一家生物技术公司生产的保健品具有独特的功效,是“癌症患者的福音”。

两兄弟和姐妹相信他们很快就会发展成胡女士的“下线”营销人员,并在由胡女士推荐的王宇(化名)经营的商店买到货。罗刚多次购买并使用了该公司生产的各种保健品。与此同时,胡女士还通过非正式的放射治疗和肿瘤手术途径将罗刚送往医院。

f742d0de278f15f1e17e181af2649fa5.png

王宇的商店

但是,罗刚的身体并没有好转,反而逐渐恶化。 2017年3月,罗刚因肺部感染被送往医院接受治疗。同年7月,罗刚的尸体出现在群众中,并被转移到四川省肿瘤医院住院治疗。

“特效”杀人?家庭成员起诉销售毒贩以索取数百万美元

罗刚和他的家人认为,罗钢的身体不适的原因是胡女士造成的,这延误了罗钢的最佳治疗期。经过双方多次纠纷,公司终于达成了赔偿协议。协议规定胡女士同意向罗刚支付部分医疗费用。 2017年7月19日,将首先支付医疗费用,并继续进行后续医疗费用。

2017年11月3日,罗刚去世。他的家人来到王宇经营的商店赔偿。在双方未能谈判后,罗刚的家人向彭州法院起诉了另一方。他认为,王宇建议萝岗的大规模,长期使用该产品会对身体造成伤害,并因服用该产品未及时治疗,延误了该病引起的损害。据此,王宇被要求退还医疗保健产品的支付金额,并支付三倍的人民币赔偿金,以及医疗费,精神损害赔偿金,死亡赔偿金,财产保全费,丧葬费等补偿金。各类总成本超过115万元。

对此,王宇认为,罗岗氏病是一种恶性淋巴瘤,这是真正的死因,不是因为服用了保健品。

王宇说,公司的销售模式是直销模式。虽然罗刚的姐姐成了经销商,并在王宇的专卖店取货,但罗刚和王宇没有任何关系。王宇没有将产品卖给罗刚。所以我不是这个案子的侵权者。

审判后,法院认为,根据原告罗刚家人提出的理由,案件应该是对生命权,健康权和身体权的争议,以及原告声称被告有责任退还金钱和三次赔偿是产品责任。以上两个请求不属于本案范围。对于其他诉讼,由于原告罗刚的家人没有提供足够有效的证据证明王宇将产品卖给罗刚,没有证据表明王宇向罗刚推荐了大剂量药物。由于王宇的原因,萝岗的治疗延误是不可接受的。法院随后驳回了原告的诉讼请求。

罗刚的家人拒绝接受一审判决,并提出上诉。最近,在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后,上诉被依法驳回,原判决得到维持。

法官:现有证据并不能证明男性身体恶化的原因

负责此案的江波法官表示,罗刚在服用此病前被诊断出患有非霍奇金淋巴瘤。现有证据并未证明罗刚的身体症状是由增加所涉及产品的剂量引起的。还是由自己的疾病引起的。因此,原告应承担无法证明这一点的法律后果。

“目前市场上有多种保健品,广告和夸张功能误导消费者。消费者合理科学地看待保健品并不少见。保健品不等于药品。如果他们生病了,他们应该及时到正规医院接受治疗。经销商的宣传不应该盲目大量采购。在购买之前,你应该仔细检查公司的资质和其他信息,不要购买非法的健康产品没有健康食品标签,从正规渠道购买,并自觉要求,保存发票,小票等证据,以防止争议能够提供证据,“江波说。

红星报记者赵宇苑为图片

王一涛编着

6b5ab34906b1bf4d39d031f9e5b99efb.jpg

在四川被诊断患有癌症的男子后,他拒绝在医院接受治疗。相反,他听取了其他人的意见,并介绍了大量据说治疗癌症的“特效药”。癌症患病后,他的家人将保健品经销商告上法庭,并要求对方赔偿总额超过100万元的各种损失。

该案件由成都彭州法院审理,该案件的家属因缺乏证据而被驳回。该男子的家人拒绝接受上诉。最近,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被诊断为癌症的人没有得到治疗,并且倾听其他人采取“特殊效果”

2016年12月,四川男子罗刚(化名)被诊断为非霍奇金淋巴瘤,但他和他的家人并没有选择在医院接受治疗,而是寻求医疗建议。后来,罗刚和他的妹妹介绍后,她遇到了胡女士。胡女士告诉他们,江苏省一家生物技术公司生产的保健品具有独特的功效,是“癌症患者的福音”。

两兄弟和姐妹相信他们很快就会发展成胡女士的“下线”营销人员,并在由胡女士推荐的王宇(化名)经营的商店买到货。罗刚多次购买并使用了该公司生产的各种保健品。与此同时,胡女士还通过非正式的放射治疗和肿瘤手术途径将罗刚送往医院。

f742d0de278f15f1e17e181af2649fa5.png

王宇的商店

但是,罗刚的身体并没有好转,反而逐渐恶化。 2017年3月,罗刚因肺部感染被送往医院接受治疗。同年7月,罗刚的尸体出现在群众中,并被转移到四川省肿瘤医院住院治疗。

“特效”杀人?家庭成员起诉销售毒贩以索取数百万美元

罗刚和他的家人认为,罗钢的身体不适的原因是胡女士造成的,这延误了罗钢的最佳治疗期。经过双方多次纠纷,公司终于达成了赔偿协议。协议规定胡女士同意向罗刚支付部分医疗费用。 2017年7月19日,将首先支付医疗费用,并继续进行后续医疗费用。

2017年11月3日,罗刚去世。他的家人来到王宇经营的商店赔偿。在双方未能谈判后,罗刚的家人向彭州法院起诉了另一方。他认为,王宇建议萝岗的大规模,长期使用该产品会对身体造成伤害,并因服用该产品未及时治疗,延误了该病引起的损害。据此,王宇被要求退还医疗保健产品的支付金额,并支付三倍的人民币赔偿金,以及医疗费,精神损害赔偿金,死亡赔偿金,财产保全费,丧葬费等补偿金。各类总成本超过115万元。

对此,王宇认为,罗岗氏病是一种恶性淋巴瘤,这是真正的死因,不是因为服用了保健品。

王宇说,公司的销售模式是直销模式。虽然罗刚的姐姐成了经销商,并在王宇的专卖店取货,但罗刚和王宇没有任何关系。王宇没有将产品卖给罗刚。所以我不是这个案子的侵权者。

审判后,法院认为,根据原告罗刚家人提出的理由,案件应该是对生命权,健康权和身体权的争议,以及原告声称被告有责任退还金钱和三次赔偿是产品责任。以上两个请求不属于本案范围。对于其他诉讼,由于原告罗刚的家人没有提供足够有效的证据证明王宇将产品卖给罗刚,没有证据表明王宇向罗刚推荐了大剂量药物。由于王宇的原因,萝岗的治疗延误是不可接受的。法院随后驳回了原告的诉讼请求。

罗刚的家人拒绝接受一审判决,并提出上诉。最近,在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后,上诉被依法驳回,原判决得到维持。

法官:现有证据并不能证明男性身体恶化的原因

负责此案的江波法官表示,罗刚在服用此病前被诊断出患有非霍奇金淋巴瘤。现有证据并未证明罗刚的身体症状是由增加所涉及产品的剂量引起的。还是由自己的疾病引起的。因此,原告应承担无法证明这一点的法律后果。

“目前市场上有多种保健品,广告和夸张功能误导消费者。消费者合理科学地看待保健品并不少见。保健品不等于药品。如果他们生病了,他们应该及时到正规医院接受治疗。经销商的宣传不应该盲目大量采购。在购买之前,你应该仔细检查公司的资质和其他信息,不要购买非法的健康产品没有健康食品标签,从正规渠道购买,并自觉要求,保存发票,小票等证据,以防止争议能够提供证据,“江波说。

红星报记者赵宇苑为图片

王一涛编着

6b5ab34906b1bf4d39d031f9e5b99efb.jpg

楚汉新闻 版权所有© www.airkatknives.com 技术支持:楚汉新闻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