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一个精心设计的 “霸凌主义”陷阱

2019-10-10 点击:1905
?

阿尔斯通集团锅炉部门全球负责人弗雷德里克皮耶鲁齐(Frederic Pieruzzi)揭露了美国长臂管辖区《美国陷阱》令人震惊的内部消息,这在我国引起了不小的轰动。相比之下,法国国际关系与战略研究所Ali Laidy的着作《隐秘战争:美国长臂管辖如何成为经济战的新武器》具有更广阔的视野,更全面的材料和更令人震惊的事实。莱伊德尖锐地指出,只要在国际贸易中使用通用货币美元,公司就可能被迫面对美国的司法制裁。西门子,荷兰银行,Desinibu,法国巴黎银行,阿尔斯通,法国兴业银行和其他公司也因多家公司被美国罚款……长臂管辖权越来越像美国的“经济战斧”。

“终生组合拳击”

《隐秘战争》对美国长臂管辖区的背景,操作逻辑,措施和案例进行了全面分析。莱伊德(Layid)通过公开渠道,整理了近年来涉及美国长臂军的许多重要案件。 2008年美国次贷危机引发了全球性金融危机,但并不是次贷危机为华尔街上贪婪的金融巨头所为,而是2009年至2017年的全球:欧洲银行的美国监管机构公司内部的国际银行吸收了1,900亿美元。在世界贸易全球化和跨国公司加速发展的过程中,这种更为秘密的“武器”的长期武装管辖权已成为美国运用一系列特殊法律行为(例如国内法)的重要“砝码”。和行政法。在看似规则的比赛的背后,美国的长期武装管辖权,域外执法和“双重标准”被充分暴露。

Pierucci在《美国陷阱》中表示,自2008年以来,已经有26家公司被美国司法部起诉,最终支付了超过1亿美元的罚款,其中包括14家欧洲公司,占一半。罚款总额超过60亿美元。基于同一时期的梳理,莱迪的数字比皮鲁兹大得多。从欧洲的角度来看,超过200亿欧元的公司罚款已计入美国政府帐户。应当指出,许多遭受美国“死亡组合拳击”之苦的公司“没有能力重组河流和山脉并卷土重来。他们别无选择,只能被竞争对手收购。 “实际上,一些与美国尖端技术公司有密切关系的公司或在美国拥有大量业务的公司几乎没有时间讨价还价,因为长期以来,它们被迫接受昂贵的对帐费用美国的武装管辖权。

美国对公司的调查仅基于美国法律。尽管美国公司也是调查的对象,但实际上,“在美国政府的搜寻名单中,欧洲公司占一半以上,很少有美国公司出现。”尽管美国誓言要依赖法律,但以违反美国《反海外腐败法》为由发起的公开调查中有30%是针对外国公司的,他们支付了总罚款的67%。关于军备管辖权问题,“美国政府已批准美国电话电报公司在古巴开展业务,同时驱逐所有外国公司。”在2006年的西门子贿赂案中,美国轻松实施了长武装管辖权,即使德国先前曾对西门子进行过调查。结果,西门子不得不向德国和美国支付巨额罚款,这意味着“西门子没有享受到“一罪无二”的原则。

远程精确打击对手

最初,美国的长臂管辖只是国内法,其对象也是美国居民。在1945年的国际鞋业公司诉华盛顿州案中,美国联邦最高法院以“最低限度联系”理论为基础,创立了特殊属人管辖权规则,即只要非本州被告与受诉法院之间具有某种“最低限度联系”,法院就对该被告拥有管辖权。随着国际贸易的发展,美国法院越来越多地对非美国居民实施长臂管辖权,即只要美国法院认为外国被告与法院之间具有最低限度联系,即便被告不在美国国内,美国法院仍可能对案件拥有管辖权。

因为水门事件,美国国会于1977年12月通过了《反海外腐败法》,首开域外长臂管辖的立法纪录。不过,因遭到许多国家特别是盟友的反对,该法初期作用并不大。直到克林顿上台执政后,美国又通过了《达马托法》和《赫尔姆斯-伯顿法》。这些美国法律、政治和经济界精英精心设计和谋划的法律文本,成了今天美国政府实施长臂管辖的重要载体和工具。这些立法的主要目的,就是禁止美国企业与美国敌对国的任何贸易往来,通过对目标公司的财务的沉重打击,削弱这些公司的实力,使他们在美国竞争对手可能的收购面前变得更脆弱。这些法律制定之后,通过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等国际组织推向全球,由此将美国国内法变成了国际法。执行这些法律的司法体系包含美国司法部、美国财政部海外资产控制办公室、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纽约金融服务署等美国监管机构。自此,世界范围内因违反这些法律而被定罪的国家和地区激增,包括加拿大、欧洲、日本等美国的盟友,美国施展长臂管辖越来越轻车熟路,越来越肆无忌惮。

显然,长臂管辖是美国远程精准打击对手的“最优策略”之一。正因如此,企业一旦被美国司法部门盯上,不得不长年累月且小心翼翼地按照美国要求提供资料,另一方面还不得不应付舆论的捕风捉影。至于美国司法部门手中到底掌握了多少实锤,被调查企业往往无从得知。更多时候,被调查企业为了避免被美国吊销市场准入证和封锁上游产业链,不得不忍气吞声,息事宁人。当然,前提是签订有罪协议和解书。拉伊迪认为,这种所谓的“承认”并非源自对事实的供认,更像是非对称博弈的一份投降书。

显而易见,在美国眼里,长臂管辖不仅震慑了对手,还可将那些潜在对手纳入美国主导的秩序之中。因此,为了最大限度发挥长臂管辖的功用,美国无所不用其极,比如发动强大的情报系统。过去这些年,美国政府和企业直接或间接资助了很多非政府组织和智库,如透明国际等传播些漂亮空话(反腐败、民主和市场自由化等)的同时,替司法机构搜集有价值的情报。另外,美国还在尽可能多的国家安插安全机构和情报机构成员。正如有专家分析的那样,“美国国家安全局只分配了35%的资源用来打击恐怖主义,那剩下的65%则是用于搜集政治、军事和经济情报。”前些年斯诺登披露的“棱镜门”,就从另一角度印证了这一事实。

未竟之问

据拉伊迪分析,美国的长臂管辖已成为其经济制裁和发动贸易战的重要武器,经过数十年的发展已日臻成熟,打击的手段、法律和情报监控等形成了固有模式,对竞争对手随时可采取非市场行为来管制,将国内法应用到国际贸易、跨国公司和全球化市场。美国将自己的惩罚性立法铺设到全世界,打着惩罚践踏人权或支持恐怖主义的国家或组织的幌子,实际却在保护美国的经济利益。

从法理上说,这种“长臂管辖权”的本质是绕过正常的国际司法协助途径,威胁别国的司法主权,体现的是一种赤裸裸的霸权行径。欧盟、加拿大都曾尝试用国内立法等方法加以反制,但因美国长臂管辖权的后盾是其强大的金融和经济实力,牢牢控制着许多企业上游生产链,各国均缺乏有效的应对手段。欧盟曾有意祭出阻断法案,但欧盟内部难以协调一致,这又使美国得以威逼利诱、各个击破。

然而,所有的事情都具有两面性,美国司法的长臂管辖伤害他国企业,最终也反噬到本国企业身上。美国司法的长臂管辖本想通过司法手段为本国企业争取竞争优势,但美企依赖司法便利,降低了自身的管理、产品、服务水平,最终自毁于内。就以波音公司和GE公司(他们正好是《隐秘战争》中的大获收益的企业)为例,波音737 MAX-8上市仅两年就接连在5个月内发生了两起坠毁,造成346人遇难而被全球禁飞,丢失大量订单,面对巨额罚款。通用电气(GE)被指控存在380亿美元的财务造假,且舞弊行为比安然更为严重,致使通用电气股价创下11年来的单日最大跌幅,市值蒸发89亿美元。美国“长臂”乱舞,损害的不仅是其盟友体系,最终也将削弱其霸权。

如今,欧盟、日本、韩国、印度等重要经济体正在采取以规则制衡规则的手段,如诉诸WTO组织、制定一系列法案和外交反馈等,打破美国长臂管辖的“神话”。例如,欧洲正在尝试避开美国和美元支付的SPV(特殊目的载体)系统,该系统已于今年1月落地,由法国、德国和英国三国联手推进,美国无法审查其交易。

美国的长臂管辖,折射出的是当今国际经济秩序的严重失衡。如何让我们身处的这个世界成为公正公平的命运共同体,这或是人类未来最应努力探索的未竟之问。

楚汉新闻 版权所有© www.airkatknives.com 技术支持:楚汉新闻 | 网站地图